首页 >> 直播带货培训 >>直播带货培训 >> 成都直播带货|头部主播是网络名人,业务主播是客服。
详细内容

成都直播带货|头部主播是网络名人,业务主播是客服。

  头部主播是网络名人,业务主播是客服。


  直播大浪潮即将平息——。这并不是说直播的需求在下降。相反,无论是平台、商家还是用户,对直播投放的依赖都在不断增加。


  然而,在被淘宝直播、电商Aauto  Quicker直播、电商抖音直播等李佳琦,薇娅,辛巴、罗永浩,的大浪淘沙后,带货直播开始明朗起来。


  带货直播的主播生态就像冬虫夏草。冬虫夏草头是虫,尾是草,直播带货的现状也差不多。虽然头部主播和业务主播都叫主播,但其实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。——头部主播是有自己流量的网络名人,业务主播数量占绝大多数,其实就是客服。


  上海,一家美容电商公司负责人方之伟,告诉《Alphabet  List》,今年他们成立了一个新部门,专门连接薇娅, 李佳琦和抖音达人直播,还收回了之前外包的自播,门店自播变成了类似客服的渠道。“电商直播过去后,未来的人才直播可能是纯佣金模式,而头部主播则是争取资源和品牌。”


  一位电商行业产品经理分析了这份信单,可以理解为一种新的产品详情页和活动形式,而达伦直播的本质和聚划算是一样的“卖货的形式总是在变,但底层逻辑不变。”


  直播已经到了第三波。第一波是以薇娅、李佳琦为代表的淘站直播浪潮,随着李佳琦在淘站外的抖音、微博等平台亮相,示范效应影响了消费者、商家、专家等交易链中的各种角色,行业突然回暖。


  第二波是短视频平台开始基于庞大的日常活动基础,将内容流量转化为交易流量,搭建了直播带货的基础设施。自动加速开始广播。2019年底,Aauto  faster系统带货主播几乎和薇娅、李佳琦,同量级,抖音带货开播,但趋势凶猛。随着整个行业生态的成熟,整个直播带货被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。


  经历了前两波的冲刷,踩上坑费高、零星销售、回头率高等大坑后。方* *认为商家做直播带货也正在走向成熟。——不再执着于组织宣传口径中的爆钱,而是更倾向于寻找确定性;不再盲目崇拜带货直播,店铺自播成为基础设施。


  “直播已经是传统行业了。说直播还流行是骗人的。去年大部分(专门供给直播)亏损,很多倒闭了。”资深电商从业者、微博用户“风中厂长”表示,“店铺自播就是给消费者讲解产品特色,就像去实体店,由销售人员讲解一样,是电商提升用户体验的一种配置。”所谓“直播带货大浪潮平息”的意思也在这里。商家趋于理性,带货直播趋于常态化。造神运动已经结束,下一步是一条长长的水流。


  A


  直播商品大浪潮风平浪静的一个信号是,一批品牌正在撤资。


  带货直播可以分为两种形式,即人带货直播和商家自播,商家自播又分为将直播服务外包给直播运营商,自己组建团队。


  方之伟介绍,美的电器正在组建自己的直播运营团队,正在扩大规模,格力也收回了带货直播的经营权。


  此前,根据娱乐资本的报道,去年10月,珀莱雅将门店的自播业务从外包改为组建自己的团队来做。


  “收回直播权不仅仅是出于成本考虑。”据方之伟分析,本质原因是直营商品策略和营销策略,而直播离门店运营越来越近,很多内部的东西不适合外部,而内部人员更容易操作。“今年直播的重点是弱化门店自播,加强人才直播。”


  然而,这里的弱化并不意味着自我广播不重要。相反,对于很多自有流量的品牌来说,自播是门店私域运营的重要手段,已经成为水、电、煤一样的基础设施。所以,店铺主播的实际作用是客服。"店铺主播的工资和客服差不多."方之伟说。


  冀涛营销总监任汐颜,此前在财经活动中表示,品牌自身的直播不是为了培养线上名人,而是做店铺的线上直播客服。品牌自己的直播和网络名人的直播不一样。您必须请自己的BA或专业服务人员回答问题。


  直播投放浪潮初期,面对流量焦虑和平台对直播时长的要求,商家往往对直播寄予厚望。


  事实证明,直播不是救命稻草,更不是门店矩阵外的另一条成长路径。直播带货是门店运营的一部分,常态化是必然结果。


  这就是商家收回直播经营权的意义所在。直播不再是神话,而是一种常规的操作手段。


  根据方之伟,给出的一组护理类数据,门店自播占8.9%,达人直播占9.3%,女性类,门店自播占8.39%,达人直播占10%。“通过直播业绩占比和商家反馈,结论是要减少人员管理,集中精力做好转型和直播的活动策划。”


 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主播店的客服也是销售职业的“广泛普及”。IMS  World  Show创始人李檬,表示,各种垂直消费市场已经孵化出无数个Guide  2.0和Guide  3.0的升级版。


  “时间维度是产品和效率的长期可持续整合。一个真正好的直播电商,并不是追求哪种投放业绩被引爆,而是众多的专业主播和专业导购帮助中小商家每天增加1000元、2000元甚至5000元的销售业绩。”客服化趋势还会持续,一个重要原因是平台对自播的支持。“品牌选择自播还是人直播,取决于平台的引导,流量和政策红利在哪里,跟随者在哪里。”一位电子商务服务机构的负责人告诉字母表。


  从获得新客户和为品牌拉GMV的角度来看,达仁直播显然效率更高,但有了达仁主播的额外一层,达仁商品的毛利率明显不如门店自播。


  电商平台淘宝和短视频平台抖音都在鼓励商家自播。“本质上,带货给人就是把人当成销售渠道。所谓的品效合一,其实更多的是销售,但品牌自播真的可以做,这才是真正的品效合一。”上述电商服务机构负责人表示。


  去年数据,618期间,淘宝, 天猫,前十大直播间中,已经有6个商户直播间。上述电商服务机构负责人告诉字母榜,今年1月,抖音直播间有20个,抖音销售过亿,其中企业自播直播间8个,人才直播间12个。


  新报告显示,抖音近期正在实施以下政策:一是逐步取消代理服务商返利;第二,品牌自播店会有额外20%的返点;三是降低品牌年框门槛,年GMV  3000万。


  后两种明显是鼓励商家入驻抖音店做自播,而第一种是指如果服务商想要收取服务费,一个重要的方向就是帮助商家在抖音店做自播,就像淘宝直播之前采取的方式一样,当商家熟悉了抖音直播的自播路线之后,抖音店的店主播也会起到客服的作用。


  B


  直播带货大浪潮风平浪静的另一个信号是商家直播要求的确定性。


  带货头部主播林珊珊团队负责人凌霄,告诉字母榜,带货直播的趋势刚开始的时候,他会和品牌沟通一个主播的佣金问题,现在他会重点介绍一些主播适合播出的品类。“现在操作越来越精准,整个行业正在向良性方向发展。”


  方之伟表示,在直播交付的初始阶段,商家将在淘宝,发布微任务,达人将接单。“直播分娩发展初期,大码, 杭州知名女性主播月收入将达到20万。”


  然而,这种合作的高概率会导致不尽人意的结果。2020年,带货直播的泡沫疯狂扩大。商业街的调查报告显示,部分商户支付10万坑位费找杨坤带货,仅销售18348元。同样支付了10万坑费的黄圣依,在直播期间只卖出了5杯,销售额为695元。在吴晓波,只有15罐现场配送的奶粉被售出。


  明星带货翻车事件仍会发生,但显然,相比行业前期,踩坑的商家变得更加理性。


  方之伟说,企业现在倾向于寻找已经核实的人。“我们发新产品的时候,会找李佳琦和薇娅,把产品的势能做得更好,然后找中小人来提高曝光率。当然,我们也可以避免找中小人。”


  “强大的消费品牌倾向于青睐红色人大V,因为它的确定性很高。实力一般的消费品牌更喜欢CEO亲自卖货,或者内部培训红人导购,不愿意和顶外的红人大V合作。”李檬曾说,“不是顶红的人大V,消费品牌往往很难肯定它的商业效果。退一万步来说,即使排名榜首的红人大V没能给消费品牌带来好的利润,至少赢得了高密度曝光,在直播的时候还是可以用来进行各种话题的二次交流。”


  C


  毫无疑问,2019年和2020年将是直播带货的神奇时期。比如李佳琦, 薇娅, 罗永浩等平台的头部主播在此期间积累了大量流量,形成了自己的流量池。头部主播入行的现实意义是做广告,扩大产品知名度,预热后续的营销策略。


  商家主持方* *的成熟也意味着行业内的劣币不断被驱逐。


  直播带货发展初期,赚钱效应驱使主播、商家、机构疯狂涌入,但仅靠直播红利发家致富的时期已经过去。当产业链中所有重要角色趋于理性时,普通人很难通过直播实现自己的财富梦想。


  “现在已经不是主播只要长得漂亮能聊天就能带货的时代了。”方之伟表示,带货主播行业的一个发展趋势是要求主播更加垂直和专业。


  2019年底,任汐颜表示,淘宝直播引入了一波KOL和明星,做传统业余直播的机构受到了专业内容的冲击。明星在粉丝服务和品牌服务方面都比业余选手强很多。


  刘涛直播室


  Boss  Direct  Hire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上半年,“直播流经济”业态主要岗位人才需求达到2019年同期的3.6倍,涌入行业的求职者数量也达到去年同期的2.4倍。


  与外界想象的高薪不同,带货主播的平均月薪是11220元,但71%的主播月薪在万元以下,每天工作10到12个小时是正常的。


  一位2019年开始布局MCN的MCN机构负责人在接受Deep  Burning采访时表示,他们已经在2020年下半年彻底放弃了训练。“目前主播只分为李佳琦薇娅等主播。这两个人的数据飙升,瓜分了大部分流量。其余主播无权与商家对话。带一两次货效果不好,商家没有耐心配合,形成恶性循环,干脆不做了。”二巾文化的创始人金凯威,早些时候告诉字母表,金凯威几乎不可能孵化出第二个李佳琦和薇娅


  从淘宝,开始,薇娅整个成长过程伴随着淘宝直播红利的释放,逐渐与平台形成了强有力的连接,逐渐拥有了自己的私域流量。处于发展期的主播很难找到突破口,从淘宝抢占薇娅的份额,甚至在薇娅,为了获得更高的曝光率,现在也开始频繁参加综艺节目,投放电梯广告。


  MCN某机构负责人在接受娱乐资本采访时曾表示,现在没有十亿美元,所以基本不考虑培养头部主播。“前期筛选出匹配的主播可以实现盈利,这需要300万的流量费用。当主播粉丝数达到300万左右,第一关就到了。如果你想在《Aauto  faster》中突破这一关,你需要不断花钱在直播间获得流量。现阶段每月投资需要一两千万元左右。”


  当然,头部MCN组织训练头部主播的行动不会消失。凌霄告诉字母榜,市场竞争确实比较激烈,但他的机构不会减少对头部主播的培训。“毕竟,头部主播会给品牌和MCN机构带来更好的效益。”


专注直播培训与人才输送

咨询电话:18581580272

公司地址:SM广场、武侯区直播基地、青羊区直播基地、四川传媒大厦等多个场地

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技术支持: 四川线在科技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